首頁 > 正文
鏈長制,如何“鏈”出發展新動能?

  2019年11月28日,萬盛經開區魚田堡高新技術產業園,西南地區首個大型天饋線檢測實驗室——萬盛5G天饋線檢測實驗室建成投用。萬盛經開區圍繞天饋線等十個產業鏈建立了鏈長制工作推進體系。(資料圖片)通訊員 王瀘州 攝/視覺重慶

  2021年3月5日,西部(重慶)科學城西永微電園內的廣達(重慶)製造基地,智能化貼片生產線正在運轉。一台電腦僅主板的零件就有3000個,上下游企業達數百家。記者 張錦輝 攝/視覺重慶

  2020年11月13日,位於榮昌區的重慶西部電子電路產業園內,重慶弘耀電子科技有限公司生產線,工作人員正在生產電子電路板。目前在榮昌,已建起比較完整的電子電路產業鏈。(資料圖片)記者 齊嵐森 攝/視覺重慶

  從今年2月起,重慶高新區管委會的領導,每人都有了一個新頭銜——鏈長。

  河長管河段,林長管森林,鏈長管什麼?顧名思義,是管產業鏈。

  按照工作方案,重慶高新區管委會8位領導,分別對接生物醫藥、檢驗檢測、集成電路等主導產業,從上游到下游“一竿子插到底”,全權負責各條產業鏈的產業定位、招商、產業培育和要素保障等。

  在重慶高新區之前,榮昌區已經推出了鏈長制。今年3月,萬盛經開區也出台工作方案,全面推行鏈長制。放眼全國,已有10餘個省市,在鏈長制上作出探索。

  5月17日召開的市委五屆十次全會強調,以科技創新催生新發展動能。聚焦產業發展強化科技賦能,促進創新鏈與產業鏈深度融合,塑造更多依靠創新驅動、更多發揮先發優勢的引領型發展。

  領導幹部擔任鏈長,真正落實產業負責人,讓地方產業集羣有“領頭羊”,一改過去對單個企業的逐個幫扶,抓住整條產業鏈,對上下游進行整體、協同培育。這一創新舉措對推動區域經濟高質量發展將發揮怎樣的作用,將如何“鏈”出發展新動能?

  抓單個企業遠遠不夠,必須進行補鏈、強鏈、延鏈

  重慶高新區為啥要實行鏈長制?

  “我們肩負的發展使命重大,目前現有產業規模不夠大,產業集聚力不夠強,創新能力偏弱,高質量發展後勁略顯不足。”4月下旬,重慶日報聯合兩江新區舉行的產業鏈供應鏈研討會上,重慶高新區改革發展局副局長李晉生坦言。

  以集成電路產業為例。2020年,重慶高新區集成電路產業產值165.5億元、同比增長24.6%、佔全市比重70%。不過,和發達地區比較,不管是產業規模還是創新能力,尚有不小差距。

  例如,在上海,目前全球芯片設計10強中有6家在張江高科技園設立了區域總部、研發中心,全國芯片設計10強中有3家總部位於張江。在武漢,東湖高新區匯聚了新一代信息技術企業2萬餘家。依託於全產業鏈,東湖高新區成為全球光電子信息技術創新中心。

  產業質量不夠高,創新能力不夠強,僅靠抓單個企業遠遠不夠,必須着眼全局,進行補鏈、強鏈、延鏈。這方面,不乏成功案例。還是以集成電路為例,上海張江集成電路產業已經建成中國最完善、最齊全的產業鏈佈局,共有307家相關企業,雲集了一批國際知名集成電路企業。

  如何打造更具競爭力的產業鏈?2020年初疫情中的推動企業復工復產,給重慶高新區帶來了啓發。當時,在對筆電龍頭企業——廣達重慶有限公司的調研中,重慶高新區發現,一台筆記本電腦,需要各種零件上萬個,僅主板上的零件就有近3000個。上下游相關企業達到數百家,任何一家在復工環節出現問題,整個產業鏈的運轉都將受到影響。沒有全鏈條的復工復產,龍頭企業根本“開不起火”。

  一場名為“店小二計劃”、專門針對產業鏈的幫扶,由此在重慶高新區出爐。400多名黨員幹部分成若干個工作小組,每個組負責一條產業鏈,對其上下游企業進行協同幫扶。

  就筆電產業而言,上百人的幫扶團隊八方採購口罩等防疫物資,並赴重慶區縣組織招聘會,開行復工專車實現員工“從家門口到廠門口”一站式抵達。到當年3月,廣達重慶有限公司上崗人數還比往年同期多1萬人。一個月後,廣達筆記本電腦日產量創歷史新高,產值同比增長86.5%。2020年全年,重慶高新區西永微電園生產筆記本電腦6352萬台,同比增長33%,約佔全球總量的1/3,併成為重慶首個年產值突破2000億元的工業園區。

  “推進產業基礎高級化和產業鏈現代化”

  如何才能保持住這樣的好勢頭?

  重慶高新區意識到,需要把“店小二計劃”固化成為一種針對產業鏈的常態化服務機制,並予以優化。

  如何優化?重點是進一步強化對全產業鏈的服務能力。領導幹部領銜掛帥,無疑是最重要的“籌碼”之一。由此,重慶高新區瞄準了鏈長制。

  鏈長制,被譽為中國地方政府提升經濟治理能力的創新探索。肇始於湖南湘潭。2018年,浙江成為全國首個從省級層面推行鏈長制的省份。

  2020年5月14日召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會議指出,要實施產業基礎再造和產業鏈提升工程,鞏固傳統產業優勢,強化優勢產業領先地位,抓緊佈局戰略性新興產業、未來產業,提升產業基礎高級化、產業鏈現代化水平。此後,江西省、山東省、南京市、蘇州市、北京市、深圳市、合肥市、長春市等地,紛紛出台鏈長制的相關政策。在重慶,2020年9月,榮昌區也實行了鏈長制。

  “鏈長制是以主導產業和戰略性新興產業為主體,旨在強化產業鏈高質量發展,在地方自主探索實踐基礎上形成的一種制度創新,其作用在於貫通上下游產業鏈條的關鍵環節,推進產業基礎高級化和產業鏈現代化,有效提升產業鏈自主性、可持續性和發展韌性。”重慶市政協副祕書長王濟光介紹。

  今年2月,重慶高新區印發工作方案,正式推行鏈長制。

  這一針對全產業鏈的服務機制,將如何發揮作用?

  按照鏈長制工作機制,重慶高新區派出管委會一名副主任擔任鏈長,負責整個新材料產業鏈的產業定位、招商、運營服務和要素保障等。

  產業定位方面,鏈長將負責組建一支專家諮詢團隊,跟蹤分析國內外經濟與產業發展動態趨勢、關鍵性問題並提出意見建議,提供決策諮詢,最大限度避免“跑偏”導致的全產業潰敗。

  看清方向、找準路,鏈長的工作重心,將轉入下一個環節:在全轄區內調集技術資源,推進建設產業創新中心、技術創新中心、製造業創新中心等重大創新平台,建立完善技術創新體系,力爭突破關鍵核心技術。此舉,是產業鏈高質量發展的關鍵。

  接下來是招商引資。鏈長統籌協調甚至親自帶隊,針對產業鏈中的缺失環節,瞄準產業鏈中的頭部企業,登門拜訪,定向招商。

  項目簽約後,鏈長的工作還沒有完。他要親自負責解決資金、能源、土地、用工、技術、運輸、原料等各企業入駐方方面面的問題,確保項目順利落地。此後,鏈長還要全程跟蹤、精準幫扶,快速協調解決項目推進中的重點和難點問題。

  鏈長制將給企業帶來哪些利好?

  以重慶中科超容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中科超容)為例。這家企業在2020年6月投產後的半年,就實現銷售收入500萬元,預計今年將達到4000萬元以上。進一步提升創新能力和擴大產品市場,中科超容需要更加精準的產品定位,需要聚集產業鏈更多下游企業。

  李晉生説,實施鏈長制後,重慶高新區一名管委會領導幹部牽頭擔任新材料產業鏈鏈長,通過對整個產業鏈的梳理,更加明確包括中科超容在內的各個企業的定位,從而有效避免惡性競爭。同時,隨着招商力度的加大,重慶高新區新材料產業鏈各個環節的企業將越來越多,企業間互通有無,中科超容等企業的新產品或新技術很快就能找到應用場景。

  3小時簽訂投資協議的背後:鏈長制大幅提升招商專業度

  和重慶高新區比起來,2020年9月推出鏈長制的榮昌區,已經取得初步成效,尤其是招商效率、招商專業化程度得到明顯提升。

  從踏進對方廠門,到説服對方簽訂來渝投資協議,只用了3個小時——這是去年末,榮昌區在廣東招商時創造的一項新紀錄。

  去年11月19日,榮昌區由常務副區長常曉勇擔任鏈長的電子信息產業鏈招商組,到廣州招商。當天下午2點40分,他們進入廣東和鑫達電子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廣東和鑫達)工廠考察、洽談,下午5點30分就現場簽署了正式投資協議。該項目計劃總投資3.2億元,將進駐位於榮昌的重慶電子電路產業園,研發、製造、銷售多層精密線路板及新型電子材料。

  為什麼這麼快?原來,雙方在談判桌甫一坐定,榮昌方面就拿出一張國內電子電路產業鏈全景圖。整條產業鏈是如何構成的,有哪些主要上下游企業,廣東和鑫達在產業鏈上處於什麼位階,需要哪些要素配置,榮昌有哪些配套企業,能夠如何幫助這家廣東企業節省進出兩項物流成本,全部一清二楚。

  “區領導擔任鏈長,親自招商,我看到了你們的誠意,產業鏈全景圖,讓我看到了你們的專業度。”廣東和鑫達負責人現場表示。雙方一拍即合。

  受到同樣“感召”的,還有福建省中偉體育用品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福建中偉)。這是一家業內知名的運動鞋ODM代工廠,年產各類運動鞋近1000萬雙。

  產業轉移大潮中,自己的工廠到底該搬往何處?福建中偉董事長白中偉在中部和西部多個省市考察了整整兩年時間,一直舉棋不定。

  2020年11月27日,白中偉受邀到榮昌考察。他用“震撼”來形容這次榮昌之行:白天參觀,晚上座談,從傍晚7點一直談到深夜12點。在座談中,榮昌方面重點就企業用工、物流等問題提出了詳細的解決方案。

  白中偉説,用工是他最大的“痛點”。榮昌的招商團隊,不僅提出了詳細方案,就連他公司有兩個榮昌籍管理人員都調查清楚並聯繫上了,這是過去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情況。

  同年12月15日,榮昌區委常委、政法委書記、服飾產業鏈鏈長唐成軍帶隊前往福建,與中偉體育敲定投資協議各項條款。

  數據表明,榮昌區自實施鏈長制以來,已簽約引進了74個項目,協議投資總額370億元。其中,在榮昌區今年一季度產業鏈招商重點項目集中籤約儀式上,就簽約了20個項目,攬金108億元。

  既要補齊產業鏈,又要優化產業生態

  從兄弟區縣的探索中看到實效,今年3月,萬盛經開區印發工作方案,提出根據該區重點產業發展方向,建立實施產業鏈鏈長制,圍繞玻璃、能源、天饋線、鋰電、電子元器件、精細化工、生物醫藥、鎂鋁合金及兩車配套、裝配式建築、現代農產品加工等十大產業鏈,建立鏈長制工作推進體系,推進重點產業鏈發展。

  “萬盛作為一個資源枯竭性城市,尋找產業替代是當務之急。由於非煤產業基礎薄弱,招商引資、產業孵化和引導都需要超常規手段。”萬盛經開區經信局經濟運行科科長張小偉表示,他們看中的,正是鏈長制在招商和產業培育中的高效和專業。

  重慶市十四五發展規劃綱要提出,要整合提升優勢產業,加快補齊關鍵短板,增強全產業鏈優勢,形成特色鮮明、相對完整、安全可靠的區域產業鏈供應鏈體系。

  今年5月6日召開的全市科技創新專題調研成果交流會提出,要突出抓好產業創新,圍繞產業鏈部署創新鏈,依託創新鏈培育產業鏈,前瞻佈局高校院所和產業創新平台,強化上下游關鍵核心技術攻關,以科技創新帶動提升產業鏈韌性和競爭力。

  在王濟光看來,不管整合提升優勢產業、補齊關鍵短板,還是圍繞產業鏈部署創新鏈,鏈長制都是一條有效路徑。“實施鏈長制有助於推進補鏈、強鏈、延鏈,有助於促進產業鏈上下游、產供銷、大中小企業協同發展,有助於在重點產業鏈發展過程中對要素保障、市場需求、政策幫扶等領域精準發力,有助於實現有效市場與有為政府有機結合。”他説。

  “鏈長制有利於聚焦重點產業,統籌調度要素資源,高位推動紓難解困,實現延鏈、補鏈、強鏈,對於防範化解產業鏈重大風險、穩定經濟運行具有重要意義。”南開大學教授張貴認為。

  如何最大限度發揮鏈長制在推動區域經濟高質量發展中的作用?張小偉認為,建立鏈長制的目的,是在更大範圍內整合資源,形成協同,各區縣在選擇產業時應儘量對照全市產業鏈圖譜,不能“獨樹一幟”孤軍奮戰。同時,鏈長是個有一定專業技術的“職業”,全市在幹部配置時因儘量考慮當地產業實際,並建立促進鏈長交流互動的機制。

  在王濟光看來,進一步發揮鏈長制的積極作用,首先要處理好政府與市場的關係。一方面,鏈長要清楚自身定位,凡屬市場能解決的,都要簡政放權、鬆綁支持。另一方面,凡屬市場不能有效解決的,鏈長要主動作為,加強宏觀調控,把該承擔的職責落實到位。

  同時,鏈長制的要義,是通過領導掛帥,在產業鏈薄弱環節實現高效統籌內外部資源、集中力量進行重點突破、加速構建完整產業鏈條,推動補鏈、強鏈、延鏈。為此,既要統籌政府部門的管理服務工作,形成統一的產業發展策略、統一的產業鏈協作指揮,最終形成產業發展合力,又要協調好企業、資本、科研機構、領軍人才等服務資源,優化營商環境。

  此外,王濟光認為,鏈長的核心責任是要打破產業邊界和地域邊界,推進信息鏈、資金鍊、人才鏈和創新鏈相互交流、相互支撐,形成產業間和企業間各類要素的動態組合,提升產業鏈各環節間的有效合作程度。為此,既要有針對性地補強補齊產業鏈,做強做大創新鏈,也要推進跨界融合互動,提升人力資本投資水平,改善信息不對稱狀態,優化產業生態系統。

編輯: 韓夢霖
城市相冊
欄目精選
每日看點
重慶正事兒
本網原創
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11211181073